留一寸壮心付今朝图片好书推荐雨水时节红杏枝头春意早
第08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30期:第08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1-02-19

雨水时节红杏枝头春意早

东风解冻,散而为雨。

如果说立春是春天的第一乐章“奏鸣曲”,雨水就是春天的第二乐章“变奏曲”。随着这一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来临,春雨飘然而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杏花,绽放在淅淅沥沥的春雨中,娇美在南宋诗人僧志南的诗里。杏花和雨,静静地依偎,轻轻地飘飞。

南北朝时期文学家庾信也用《杏花诗》表达了对杏花的喜爱:“春色方盈野,枝枝绽翠英。依稀映村坞,烂漫开山城。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杏花一般有三种颜色,初开时红,盛开时粉,将落时白。庾信用“红琼”来形容杏花初开时红润如玉的娇羞模样,令人忍不住心生疼爱。

晚唐诗人薛能是第一个破坏杏花形象的人,他写的《杏花》把杏花比喻成轻佻风流的青楼女子:“活色生香第一流,手中移得近青楼。谁知艳性终相负,乱向春风笑不休。”杏花的节操由此碎了一地。宋代以后,杏花更是被文人恶评。先是一些人发挥想象,把杏花用到美女的肤色上,“云随碧玉歌声转,雪绕红琼舞袖回”;继而变成青楼里的场景:“美酒一杯花影腻,邀客醉,红琼共作熏熏媚。”更有甚者,把南宋诗人叶绍翁的《游园不值》曲解,“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本是描写大好春色的,却被“简化”成“红杏出墙”,意思全变。这种对杏花的非议一直持续到清代,李渔也说:“树性淫者,莫过于杏。”杏树还被扣上了“风流树”的帽子。

金末文学家元好问(1190年-1257年)就是一生咏杏、爱杏的代表人物,他写了许多与杏花相关的诗。他留下的作品中,咏杏的多达35首,另有十几处提及杏。在他的笔下,既有对杏花娇艳欲滴的形态不可抑制之喜爱的,如“袅袅纤条映酒船,绿娇红小不胜怜”“太一仙舟云锦里,新郎走马杏园红”;也有借杏花绚烂短暂的花期感叹功名抱负之失落和人生之沧桑变幻的,如“纷纷红紫不胜稠,争得春光竞出头”“一树杏花春寂寞,恶风吹折五更心”;更有借花开花落的变迁抒发宗国破灭之后无可复制的故国之情的,如“荒村此日肠堪断,回首梁园是梦中”“荒蹊明日知谁到,凭仗诗翁为少留”等。元好问被人称为“咏杏诗词史上首屈一指的大家”,足见其杏花诗影响之大。

近代美学家王国维也喜欢宋祁这首诗,他在《人间词话》中这样评价:“着一‘闹’字,而境界全出。”

是啊,看那枝头红杏,像一群生得好看、又有点害羞、还有点活泼的小女孩。一个拟人化的“闹”,画龙点睛一般,将杏花“点”活。管弦

  
                     

 新闻评论0
 新闻评论0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瑞金报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瑞金市金都大道公务大楼12楼   邮编:34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