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届市委第十轮巡察完成反馈图片新闻春节长假实现旅游收入3.5亿元情与火同烈
第01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31期:第01版 本期出版日期:2021-02-22

情与火同烈

编者按:《半月谈》2021年第2期刊发记者邬慧颖采写的长篇通讯《红都瑞金:情与火同烈》,深情回望瑞金的红色历史,突出报道了红都瑞金在苏区革命中作出的重要贡献和巨大牺牲,报道了赣南苏区振兴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后,瑞金干部群众弘扬苏区精神,打赢脱贫攻坚,经济社会取得长足发展,城乡面貌焕然一新。本报今日全文转发,以飨读者。

红都瑞金:

□半月谈记者邬慧颖

江西省东南部的边陲,重峦叠嶂,苍翠连绵。在这里,曾有一个当年仅24万人口的偏远县城,穿越战争的血与火,孕育出一个国家的雏形,开展了一场治国安民的伟大预演。

它的名字,唤作瑞金。有一段话精辟概括了瑞金在中国革命史和中共党史上的重要地位:“上海建党,开天辟地;南昌建军,惊天动地;瑞金建政,翻天覆地;北京建国,改天换地。”

“共和国摇篮”写传奇

冬日里的赣南大地,依旧暖意浓浓。从江西南昌驱车来到瑞金,温暖湿润的气候、赣南客家人的热情,令人瞬间卸下了满身疲惫。

历史上,位于武夷山脉的瑞金,由于交通闭塞,经济发展相对滞后。随着中原人口大举南迁,瑞金成为客家人的重要聚居地之一。客家人带来的中原文化与当地本土文化相互融合,最终孕育出独特的客家文化。

1929年,瑞金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当年2月初,已是濒临绝境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抵达瑞金境内。面对穷追不舍的敌军,毛泽东和朱德巧借大柏地陡峻的地形,设伏歼敌,红军大获全胜,彻底扭转了从井冈山下山以来的被动局面。之后,大柏地战斗被陈毅誉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

4年后,毛泽东再次途经大柏地时,不禁有感而发,写下了一首《菩萨蛮·大柏地》,以积极向上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吟出“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的千古佳句。

在前村的一幢有百余年历史的民房墙壁上,至今仍有清晰可见的累累弹洞,似乎诉说着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一场光荣的反击战,成为红军带给赣南人民的新年贺礼。

而红军带给赣南的贺礼,不止于此。在瑞金郊外的一处旧址内,答案尽可显现。漫步于叶坪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旧址,芳草如茵,林中鸟叫偶尔会划破这里的寂静。在土黄色的房屋墙面上,斑驳的标语虽已褪色,沉淀下来的却是那段红色过往。

1931年11月7日,瑞金叶坪村彩旗招展,人山人海。在叶坪村谢家祠堂内,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劳苦大众和红军代表齐聚一堂,召开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

“瑞金”“叶坪村”“谢家祠堂”,这些词皆因这一天载入了共和国的史册。当晚,数万群众提灯演戏,施放焰火,欢庆全国性红色政权的建立。

500余平方米的谢家祠堂,“装”下当时整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首脑机关。谢氏宗祠被木板隔成了一个个小房间,作为外交、军事、土地、内务、财政、教育、司法、劳动、工农检察9个部和国家政治保卫局的“九部一局”办公室。

此后,又增设了国民经济部和粮食部,形成了适应革命战争和政权建设需要、精简高效的政府架构。毛泽东曾说:“这是一个国家的雏形,麻雀虽小,肝胆齐全。”

千秋驿路舞忠魂

“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故事,几代人耳熟能详。过去,瑞金沙洲坝曾流传一首民谣:“有女莫嫁沙洲坝,天旱无水洗头帕。”(下转第3版)

  
                     

 新闻评论0
 新闻评论0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瑞金报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瑞金市金都大道公务大楼12楼   邮编:342500